彩舟云淡

兰佩紫,菊簪黄。

  非专业,不正经水妖钢笔测评
  买的水妖到货了。字丑贫民窑少女带大家来看看水妖。在大多钢笔测评中,它常与贵妃一起出现。但我们不提贵妃2333。
水妖的外形很不错。但是在图6所拍的地方细节处理的不到位就有一点点廉价感。
  在书写时相对流利,但是在下笔时的一小段是有些写不出来的情况的。
  我所用的墨是坛水的火烧白宫,金粉对于水妖来说基本不堵,而且非常流畅。

绿意当属朱明时

曾相知

大概是想摸一个王者峡谷的故事,周瑜一心想在峡谷复活孙策,但需要付出一定代价,除了越来越不能打(咳,周都督还是那个铁血战士,他会想办法的。而且伯符会作为一个战士回来的超厉害~\(≧▽≦)/~)在一段时间内失去记忆啊,智力退化为小时候的水平啊之类的,他会拜托诸葛亮照顾他的,别问我为什么不找小乔,(你说都督会在女孩子面前展现这样孩子气的一面吗,当然了他也不想在诸葛亮面前展现,这也显然折辱了他。但在周瑜到王者峡谷这段时间,诸葛一直很照顾他啊,反正两人不再是死敌的关系,周瑜觉得诸葛亮会理解他想要把孙策找回来的心情,因为孙策上辈子不仅是吴地君主,还是周瑜恋人。但诸葛亮一直修复二人关系,是因为诸葛亮喜欢周瑜,想补回前世遗憾。)诸葛亮没法拒绝,只能答应照顾失忆周瑜。然后就是孙策回来后的修罗场,嘿嘿嘿→_→

有个莫名其妙的脑洞要写,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

就像二爷在梨园唱戏,八爷是外地来的算命先生。八爷支了个摊子在外面说评书兼职算命。互抢生意,二爷就去看谁和他抢生意,结果惊为天人。八爷也想知道梨园里是谁唱戏,看到二爷后觉得不该和长得这么漂亮的人抢生意,就走了,二爷开启漫漫追妻路。
求 有想写的大大领回去啊
我不一定会写,至少在我怼完两篇作文之前。
 

长沙官方八卦组织<一>

我决定把脑洞重来一次,莫名想怼尹新月。 

长沙长兴湖畔坐落着一个神秘组织。那就是长沙官方八卦组织。那里的人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辈,上到张大佛爷总攻事迹,下到陈皮买了几个糖油粑粑,都自她们口中辐射性的传遍整个长沙。

  黄家大小姐黄锦作为长沙官方八卦组织的头目【划掉】领袖本着发散思维,CP平等的思想,希望大力弘扬八卦事业的心态,对吸收新鲜血液的期盼…。在明面上没有表现出对CP的偏好,其实暗搓搓的喜欢一八来着。偶尔披着一件马甲在自己组织的报刊上一八文。但因为小号上的少,黄锦又有意改变自己小号的文风,一来二去倒是没几个人发现这些文细节处理的相似之处。

  又是一年秋风起,寒冬至。黄锦迎来了自出国留学回来后接手这组织的第二个年头。这长沙城也迎来一件大事。

  黄锦审核完新文,挑出其中不错的上刊报。差了个小厮送到打印室,回想早上开的紧急会议。

  “根据八爷家的丫环得知佛爷、二爷和他夫人、八爷要要去北平。”九爷的夫人拿着计划表坐在黄锦右边。“大概是去新月饭店给二爷的夫人求药。”

  “具体行程是九爷定的?”黄锦侧头向右对九爷的夫人问道。

  “嗯。”她点头,看大家殷切的看着她不动复答“九爷谈事都不避着我,只是我一妇道人家也不好问什么。这仔细的行程我也不知。”

  “那派冬荇、菊簪去火车站守着,冬荇的一八文不错是个好苗子,让菊簪照顾一二。菊簪的启红文也还行,下几期的热度也不会低了。”黄锦说着决定散会。

   左下手的姑娘难得的开口,略带江浙口音的长沙话有些奇怪“我把菊簪派出去跟进副四了。”羞涩低头“不如表姐再选人和冬荇去吧。”

  “这...”黄锦沉吟片刻,这时候组织里的作者不是请假猫冬就是有了任务,再选一个也难不如直接把表妹派去。

  乌云涌动,天气湿寒。黄锦悔不当初的等在火车站,后悔自己念在表妹身子弱,御驾亲征【划掉】亲自采集素材。

  “哎哎哎,...爷,您慢点走啊。我一文弱书生,怎么跟得上你们这两个练家子?”齐铁嘴硬生生的将佛字咽下去。

  佛爷回头看了眼八爷,毫无平日严厉之意,倒是那一点暖光温柔了眉眼。当真放慢了速度走在算子身前半步,低声说了句“小心些。”倒是平日里邻牙俐齿的齐铁嘴不知道应什么了,只是支吾过去,两人无语却又不显得尴尬。 

   然后佛爷看着那算子走进车厢,再沿着反方向走向自己车厢。

  真真是有些难堪,齐铁嘴心想。两个男人气氛怎么会这么僵,觉得自己和佛爷这么多年兄弟了他又不会一枪打死自己,人生除死无大事嘛,也就罢开不想了。

   而黄锦和冬荇也走上了这节车厢。

  花开并蒂,各表一枝

  这厢,齐铁嘴顺利完成探路工作,即将开启跳火车剧情。

  而黄锦二人组则根据九夫人的情报,准备舒服的坐到下一站。但那彭三鞭手下也不是好人,在整条火车内搜捕偷盗请帖之人。黄锦身上揣着他们的求药计划,又不能被找到,只能跟着一起跳车了。

  这火车时速挺快,一定是特快嘿,黄锦被车顶的大风吹着心里暗想。

  八爷还站在火车顶欲跳不跳,突然出现的声音差点把他吓的摔下去。

  “我说你跳不跳,不跳让我先嘿。”黄锦早就看见这位爷,又不好点破。只能打断他的酝酿。

  “谁说我不敢,你跳火车还赶趟吗?”说着就跳过去,倒是动作流畅。

  也许是之前看八爷矫情久了,黄锦也不矫情,就那么跳了过去。除了手掌擦破了点皮半点事没有。

  这时八爷才发现和自己说话的是个长的蛮好看的妹坨,走去把她扶了起来。

  “谢谢啊。”

  “没事吧?”

  “没事啊。”

  “不用谢。”

  两句话一出口就闯在一起,饶是两个话唠也不知说什么。

  黄锦看了看八爷,他已经换上了貂皮大衣,那毛一半都倒竖着,显得有些滑稽,大概是跳过来的时候擦到的。抬手帮他顺下去,道别离开。

  这都被边上的二月红和张启山尽收眼底。

  张启山默默握拳。对这种亲昵很不满。他突然很想对老八表明心意,只是他怕连做兄弟都不可能。可惜他终是张不开口,以致后来都不再有这机会。

  “老八,走吧。”

  火车一到站,黄锦当即去拜会北平当地的官方八卦组织。

  这儿的组织是两幢小洋楼,后面傍着一座小山丘。显得田园又雅致,黄锦和冬荇被引入深色的那幢巴洛克建筑的会客厅后发现那北平会长早在扶手椅上等候。

  黄锦和那会长是一同去国外留学的同学,那会长姓周名粥,黄锦就直接叫她粥粥也没什么避讳的反正完全听不出来,刚坐下还没喝口水就是一个熊抱。待到都在沙发上坐定才止了叙旧聊起境况。

  “你这怎么和我上次来时不一样了,后面那幢什么时候建的,都不叫我来竣工仪式。粥粥啊,这可不对。我还想吃你一顿点心呢。”黄锦往沙发上一摊,二郎腿一翘。洒脱的很。

  周粥脸都苦了。“诶哟,别提了。我这儿副会长你知道吧,叫尹寒,管BG部的,拉了人单干,单干就单干吧,我也没那么小心眼儿。BG也挺有市场,我也不能放弃,结果尹寒手下的听奴本来就不是干这个的,一来二去的没了灵感老开天窗又想合并回来就自己建了栋小楼。”

  黄锦就一边吃东西一边听粥粥长吁短叹,觉得长沙就没这么多事真好。

  粥粥终于反应过来了,“对了,你这次干什么来了,总不会就来看看我的吧?”


哈哈哈,莫名吃到了五八,又似一八,让我回味一下